广西壮族自治区第十五届运动会

贵港日报社主办  

贵港新闻网

logo
学习强国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文艺 > 正文

霜降美学

2022-10-28   来源:贵港新闻网-贵港日报   作者:甘智勇   网络编辑:周霞  

“秋风萧瑟天气凉,草木揺落露为霜。”随着秋的最后一个节气霜降款款而来,冬的帷幕就要徐徐拉开。

霜降的到来,当你蜷缩于墙角瑟瑟发抖时,当你走在铺满黄叶的幽径上而拉紧衣帽时,当你张口呼出缕缕白气时……你会不会暗地里诅咒霜降的到来?其实,在寒气渐重的深秋,我们不须抱怨,而心存敬畏,每一个节气,都是对生命往来的呼应。霜降这位美学大师的降临,不仅是对菊花的礼赞,更是对无数秋叶的成全。

每当读到“霜叶红于二月花”这样的佳句,总让人生出无限的念想和向往。秋叶之美,一点都不逊色于春花,正是貌似冰冷的霜露,成就了“树树皆秋色,山山唯落晖”的斑斓秀丽。遥看层林尽染的山峰,漫步瓜果飘香的山坡,谁不被霜降这位大师描绘的秋色而沉醉呢!

你瞧,丹枫、黄榕、龙胆、月桃、野菊、紫菀、藿香蓟、满天星、鼠尾草、紫花地丁……五颜相杂,点缀或摇曳于漫山遍野之间;横坡或农舍旁,冷不丁有红柿、黑榄、金桔、蜜柚、甜橘……旁逸斜出。如此秋光,有静有动,有色有味,怎不令人心生欢喜呢!纵然是黄昏,它的美景“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亦让人心生陶醉。

这个时候,老家的桂花开得最是放肆,阵阵香气袭来,一天的疲劳顿消。坐在树下,沏一壶老茶,置一个瓷杯,坠落的桂花,有的钻入了杯中,真是妙不可言。这时,月亮爬上了桂岭,让我看到了童年的自己,那时我正痴痴望月,觉得月中也有桂树,有蟾蜍,有嫦娥。月桂高五百丈,吴刚斫之,斧子抽出,树创迅即愈合……

霜降之美,还在于舌尖上的美味。且不说碌水菜和腌缸里的酸姜、酸豆角、酸萝卜……单是挂在晾杆上的腊味,就让人垂涎欲滴了。霜降后,天气冷、太阳猛、风儿大,这样的日子腌制的腊味更香。我们这一带烤腊鸭、腊肉、腊肠、腊狗等腊味的时候,有些地方摒弃了太阳能或红外线等技术,而用梨木、荔枝木、龙眼木等硬木烧成的炭,当地人称之为“荆炭”,用它们来细烤慢煨,保证了腊味的醇香。

农谚有云:“霜降无霜,来年吃糠;霜降见霜,米烂陈仓。”霜降时节,岭南的农人早早起来,如果看到菜畦、草地、屋檐……上的一层层“白头霜”,就会喜笑颜开,它等同于北方的“瑞雪”。抬眼望去,山坡上,农人们有的摘玉米,有的挖甘薯,有的拔萝卜……远处,一辆辆收割机正在稻田里来回穿梭,刚刚收获的稻谷如金色的瀑布倾泻而下,仿佛跳跃着的喜悦的音符,谱奏着一曲曲“稻花香里说丰年”的美好诗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