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文学 >  正文

《风雨荷城》之十五:粤剧名伶导演的乌托邦——昙花一现大成国

2018-06-13 来源:纳兰一派微信公众号 网络编辑:何美凡 作者:潘大林 阅读:(542)

粤剧名伶导演的乌托邦

                                   ——昙花一现大成国   

    桂平地方虽然不大,清朝末年这里却存在过一个“国家”。

微信图片_20180613114433.jpg

两江交汇处的桂平市区(潘大林摄)

    按照现代的国家标准来看,它当然是不够格的。它只是一个由农民起义而诞生的地方割据小朝廷,先后存在了十余年。它的国都,就建在当时的浔州府、现在的桂平市。

    这个“国家”叫大成国,它的首脑叫“平靖王”,是粤剧演员出身的李文茂,恐怕也是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个身登王侯的演剧艺人,比当电影演员出身而荣登美国总统大位的里根要早出一百多年。

李文茂是广东鹤山人,据说他最拿手的好戏是粤剧《黄天荡》,他在其中扮演大花脸张飞,声情并茂,刚烈威猛,气宇轩昂,身边有很多戏迷追捧他,人脉极旺。清朝末年,两广一带天地会活动十分活跃。天地会本是隐蔽的民间帮会组织,秘密从事反清活动。太平天国金田起义爆发后,天地会受到了极大鼓舞,终走上历史前台,到处组织武装起义。清政府疲于应付江南一带的太平军,无力他顾,两广一带便成了天地会活动的大好舞台。

微信图片_20180613114441.jpg

古炮见证过历史的烽烟(潘大林摄)

那首据说是太平军用以发动民众的歌谣:“上等之人欠我钱,中等之人得觉眠,下等之人跟我去,好过租牛耕瘦田。”也广泛地为天地会所应用,它以最简单的阶级分析手法,把人分成三等,打击一小撮、孤立一部分,而团结了社会下层的大多数,因而也得到了很多老百姓的响应。

1854年陈开在佛山率众起义,李文茂也在广州北郊举起了反清义旗,一时竟有数万之众响应,可见他有着相当大的号召力和凝聚力。次年,李文茂率领着上千艘战船、数万部众,分水陆两路,浩浩荡荡沿西江而上,连克藤州、丹竹、江口等城镇,直达浔州府城之前。浔州知府刘体舒和知县李庆福等人早就听到了消息,提前做了准备,加固城墙,殊死坚守。义军一连数次进攻,都没凑效,李文茂便定下了智取的计策。

据民间传说,中秋节前李文茂和陈开率数千水军,猛攻了一阵州城,便佯装败退,撤出战斗,沿着黔江北上弩滩,并扬言说要转移去打武宣了。武宣只是个县城,防守力量相对较弱,避强击弱乃用兵之常法,浔州知府很轻易就相信了这个消息,大大松下一口气,下令全城军民准备欢度中秋。

知府大人是个戏迷,中秋节那天,特意请了一个广东的戏班子进城,开演的正是古装名剧《黄天荡》。为了体现与民同乐,知府、知县大人的家眷以及众多军民人等,都来到了台前。演出开始了,但见那主角花脸张飞,须横如针、目光似电,扮相十分威严,唱念做打又十发了得,一支丈八蛇矛舞得如雪花飞舞,令人眼花缭乱,观众连连喝彩。看到过瘾处,知府得意地对知县说:“听说大贼王李文茂在广东就演过这个张飞,如果台上的张飞就是他,我们马上就把他捉起来,向朝廷请功领赏。”

身边的太太小姐们听了他的话,却吓得毛骨悚然、大惊失色,都责怪他不该开这们的玩笑。看到她们失魂落魄的样子,知府大人禁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笑声未落,他却突然惊呆了:城门那边竟烧起了熊熊烈火,火光映红了半边天。戏场上顿时乱作一团,知府知道情况有变,正待带上家眷走人,台上的“张飞”大吼一声:“看你哪里跑?”那根丈八蛇呼地飞来,登时就结果了他的性命。

原来台上的张飞真的就是李文茂所扮,义军靠着这样的乔装打扮,乘敌不备,终天占领了浔州城,宣布成立大成国,李文茂称平靖王,陈开称平浔王,将浔州改为秀京,将年号改为洪德,分封了附近州县义军领袖,容县起义的范亚音为荣国公,贵县起义的黄鼎凤为隆国公,全盛时期几乎占有了广西大半的州县。

一场由一位粤剧名伶导演的大成国大戏,就这样粉墨登场了。他们在以浔州为中心的八桂大地上轰轰烈烈地纵横征战,时而攻占某个地方,时而又放弃了它,时而打了某个大胜仗,时而又大败而归。这个“国家”的版图也在不停变换着规模,甚至一度攻占过柳州。作为粤剧名伶,李文茂有着出色的表演天赋,但作为政治家,他却缺少了远大而明确的政治目标,缺少运筹帷幄、纵横捭阖的组织能力。他的大成国,实际上只是一个松散的“邦联”,没有固定的版图和统一的政令,没有团结一致的指挥中枢,没有坚实的财政体系和严格的军事训练,以至李文茂在率部进军桂林,受到清兵的强力堵截之后,只好挥师西去,转向黔桂边境游击作战,李文茂本人在征战途中积劳成疾,病死在三江的大苗山中。

失去李文茂的大成国,尽管在陈开的领导下仍然在坚持斗争,但已成强弩之末,很难再有更大作为了。

1861年的农历七月十四,这是俗称鬼节的中原节,陈开率领大成国残存的主力部队,在平南丹竹的江面上摆开破罐破摔的阵势,与清兵李扬陞部决一死战。清兵调集了大量大炮,对着陈开的战船猛烈轰击,炮弹落在战船上爆炸开来,顿时船崩板裂、血肉横飞。经过一番激战,义军死伤了七八千人,精锐丧失殆尽,层层叠叠的尸体漂散开来,鲜血把江面也染红了。眼看大势已去,陈开只好撤出战斗。当晚圆月当空,清风万里,但此时的圆月已不再属于大成国,中原节倒是名符其实的鬼节了。

两天之后,陈开撤出了已占领六年的秀京,往贵县方向想追随从天京出走回到家乡的石达开,但其时石达开已向武鸣方向转移。兵孤将寡的陈开被当地的团练所执,被草草处死在木格的山区中。

微信图片_20180613114446.jpg

大成国王府遗址(丁桦提供)

一场历史悲剧,就这样壮烈地闭幕了。一个打着均贫富的旗帜建造的乌托邦,犹如建在沙滩上的楼阁,倾刻间就坍塌了,甚至连废墟都没能留下。但尽管它存在的时间并不长,但李文茂、陈开这些主角却成了黑暗中几颗明亮的星星,至今仍然闪烁在桂东南历史的夜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