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文学 >  正文

“一剂先生”甘庸德

2018-09-10 来源:贵港新闻网-贵港日报 网络编辑:何美凡 作者:彭敏艳 阅读:(1156)

清朝乾隆年间,平南县大乌里(今大安镇)有一位杏林圣手,名叫甘庸德,字元夫,一字玉山,生卒年不详。世人称一剂先生。“一剂先生”缘何而得,且听一一道来。

甘庸德,幼时读书善记,过目不忘。15岁时入乡塾学习应制文,尤其聪慧,一天时间,学习领悟并熟记于心的内容不少于万字。乡塾先生非常看好他,认为他必成大器。

甘庸德对医学有浓厚的兴趣。学习之余,偷偷看医学类的书。时日久了,他竟然精通《太素》《脉经》的医道。塾友病了,甘庸德只开一剂药,便药到病除。甘庸德年少得宠,又有几分傲气,塾友嫉妒他,常说他的坏话。总想出他的洋相。

一次,他们趁甘庸德外出,便合谋装病让庸德诊断,以备看他的笑话,灭他的傲气。甘庸德将回到私塾时,装病的赶紧躺到床上捂着被痛苦地呻吟,其他塾友纷纷上前迎接庸德让他诊断。甘庸德略把脉后认为无病便转身离开;装病的学生呻吟声更大,众塾友强烈要求甘庸德再诊,甘庸德再诊依然判定无病并离开;如此反复,第四次把脉时他大惊道:“噫,初本无病,今膀胱病矣,溺散四肢,月余必死。”装病的面容失色,迅速着衣起来欲小便,无奈尿顺着裤管流了一地。原来甘庸德将回到时,装病的已经尿急了,来不及小解便躺到床上,等到反复诊时已经非常急了,但为了圆谎,便拼命忍着。现悔青肠子亦为时已晚,月余后果然病逝。自此甘庸德声名鹊起,方圆百里皆奉如神明。门前车水马龙,登门请医的,络绎不绝。

甘庸德治病不执古方,深得深入金元四大家中的刘完素、朱震亨医术之精髓。他炼药为丸,贮于葫芦中,每次诊病必带上葫芦,依病情酌情给药丸,不能用药丸的便开药方。他制药丸并没有固定的药方,常见他在草药堆中,随意间杂取,无须过称,多少无定。所有药丸都以朱砂为外衣,状如绿豆大小,有起死回生之功效。医术高明至此,谁也看不懂个中奥妙。

中年时,为了更方便民众就诊,他设佐化堂药肆于大安墟邑中,当时常住人口黎、梁、胡、龙四姓,无论富贵贫贱,无人不识一剂先生。家中老小身寒冷热皆找庸德诊病。

梁之瑰( 1768~1849,字佩亭,清代平南县大乌外里人。27岁时,以浔州府学廪生的资格,参加乙卯年的乡试,和他的父亲梁基一道,同时考中举人。嘉庆元年,之瑰赴朝廷参加礼部的考试后,就任内阁中书之职。)去北方供职时,买了数百颗药丸,以备旅途中急用,到了京都因用于救人而供不应求。他写信给甘庸德,让他帮制药丸,并用黄金百两欲买药方。庸德拒绝,只寄了几千粒药丸给梁舍人。

甘庸德的族弟业德,在平乐任训导时,病在府中,群医束手无策,家人只好快马加鞭回去迎接庸德。庸德赶到的时候,业德生命已垂危,家人围在床边失声痛哭。庸德略一把脉,抬头看着家人说:“无妨,亟以十余钱出市买甘草,随令备糜粥,俟甘草汤成,饮后病汗,汗而苏,苏必饥,粥宜急矣。”服药后的情况果然如他说的一样。第二天再服一二汤剂便痊愈了。众人大喜之余又觉得奇怪,问为什么要用甘草?庸德曰:“弟本无甚病,群医温凉补泻杂投,以至水火交战,因药瞑眩耳,甘草解百药毒,我先治其标耳。”庸德的医术居然可以出神入化到这个境界,真令人拍案叫绝。

邑大令尚政文病,服其方愈,书“才堪华国”四字匾赠之。甘庸德生平著有《药性赋》《锡葫芦赋》《药王游猎赋》传于世。但是他更正群医之著述与各种秘方,非嫡系子孙不传。

甘庸德病逝后,梁之瑰致挽联曰:济世有方,妙术竟难治老;长生无限,仙方何不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