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港新闻网

贵港新闻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县市区  /   平南县  /   正文

平南法院审结一起捕猎行为致野猪伤人的健康权、身体权纠纷案

2021-09-19   来源:贵港新闻网-贵港日报   网络编辑:何美凡   作者:潘文华 覃成成  

平南讯 刻意捕猎激怒野猪,导致野猪伤人,应该由谁担责?近日,平南县人民法院大安人民法庭审结一起因村民围猎行为导致野猪伤人的健康权、身体权纠纷案。

法院审理查明,2019年8月4日下午,覃某贤约杨某带网和狗到平南县大洲镇某村山上捕捉野猪。杨某、覃某贤架好网后,燃放了两个炮竹,受到惊吓的野猪狂奔下山,将正在山脚下耕作的杨某宁、农某玲撞倒并咬伤。杨某宁、农某玲被送到医院住院治疗,医疗费分别为19849.21元、24921.6元。事后,杨某宁、农某玲将杨某、覃某贤诉至法院。

法院认为,一般情况下,野猪在感受到威胁或被攻击时才会主动攻击人。当时,在山脚下耕作的原告并非狩猎野猪,却被山上冲下来的野猪冲撞、撕咬,显然是山上被告采取架网守候、燃放炮竹、纵狗搜猎、袭扰驱赶等方式狩猎野猪,导致野猪逃窜下山并攻击原告。被告在山上架网、纵狗搜猎且燃放炮竹惊扰野猪、山上的野猪冲下来冲撞并咬伤正在耕作的原告,此系列事情,在时间上具有连续性,地点上具有连接性,内容上具有关联性,形成了紧密联系的事实链条,足以认定因被告狩猎野猪导致原告被野猪咬伤的事实存在。

法院经综合考量,最终判决两被告分别赔偿两原告各项经济损失27916.21元、38420.16元。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一条规定:二人以上分别实施侵权行为造成同一损害,每个人的侵权行为都足以造成全部损害的,行为人承担连带责任。因此,被告杨某和被告覃某贤应当依法承担连带责任。本案中,对于未查明的其他狩猎野猪的人的责任,可由履行赔偿义务完毕的当事人另行向其追偿。因此,在原告不清楚是否存在其他侵权人的情况下,可以向已知的侵权人主张赔偿责任,被告不追加其他共同侵权人作为共同被告的情况下,不影响原告诉讼权利的行使,被告可以在承担赔偿责任后,向其他共同侵权人行使追偿权。

法官呼吁广大群众,要珍爱野生动物,共同保护生态环境,非法猎捕、伤害、食用野生动物等违法行为都会受到查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