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港新闻网

贵港新闻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文学  /   正文

故乡的一碗粉

2021-08-26   来源:贵港新闻网-贵港日报   网络编辑:庞丹婷   作者:程创和  

哪里的粉最好吃?哪里的粉最有特色?回答多样,却又不得不承认一点,故乡的一碗粉味道最正,最难忘,最久远。

故乡的一碗粉,是儿时的味道。小时候吃的粉才一两角钱,还都是有荤菜的。但是,那个时候,一两角钱也不容易挣啊!记得有一次父母带我们姐弟几个赶圩。赶圩就意味着可以吃粉,激动、兴奋、期待的心情一直激荡着。可是,父母带的钱不够买粉了,没得粉吃就像受了天大的委屈,姐弟几个就像霜打的茄子,瞬间蔫了。

老家有宽阔的浔江流经,这给航船带来了便利,那些运送肥料等物资的船就停靠在码头边。父母为了解决生计问题,与村里的许多人一样,在种田之余就到圩边的码头去扛化肥补贴家用。母亲现在忆起往事还常对我说:“扛一天的肥料包,不够给你买鸭腿和吃粉。”

所以,吃粉对于小时候的我是一件幸福的事。母亲有一次病了,叫我们兄弟俩拿口盅去街上买一盅粉回来。我和弟弟都很听话,拿着口盅就赶去街上,花了两角钱买了一碗香喷喷、滚热的粉,从田梗边回来时,我对弟弟说:“好像蛮满的,是不是老板给多了?”弟弟年纪小些,也不必回答。我咽了一下口水,对弟弟说:“干脆我们吃一点。”弟弟点头同意。

我们就在收割后的田边,用调羹匀出粉来吃。不敢一下子就吃完,吃一口感受一下,那种感觉就像是在吃人世间最好的菜肴,再没有什么比这更好的味道了。待到吃得剩下一半的时候,我对弟弟说:“不能再吃了!我记得一碗就是这么多。”

我们捧着半口盅的粉,回到家中。母亲接过粉,她没有说什么。可是,我还是对自己的行为坦白了,我对母亲说:“在路上,我和弟弟吃了一半粉。我们饿……”

母亲一边吃粉,一边洞悉一切地说:“我知道。”

家乡除了南方常见的河粉外,还有一种特色粉,就是带有葱花和花生碎的卷粉。这也是我爱吃的一种粉,位于旧街电影院对面。那里真的是一条餐饮、娱乐的镇上老街。一碗味道淳正的卷粉,爽口滑嫩,回味无穷,以至我在小说中都忍不住将它写进去……

小镇上的人家也像广西的许多人家一样,基本家家户户都有人在经济发达的广东打工。我的姐姐也是在广州谋生。记得二十多年前,我们的主要交通工具就是“飞跃号”轮船,船票还分一二三等舱。姐姐在乘船返回广东时,还要在镇上先吃一碗粉……

镇上哪家粉最好吃,我是记得的。长大后我离开了小镇,而小镇上“好吃”的粉店有些也已经不做了。唯有老街的粉店依然坚持着。

离开小镇后,除了卷粉外,我发现各地的粉基本都大同小异,唯有在我现在居住的北区一个农贸市场有一家家乡特有的卷粉,以慰藉我的乡愁。

这一碗故乡的粉,承载了我远去的青春和故事,我将它深情想起,是要把美好留住,把亲切的记忆留住,向未来垒一方灵魂的故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