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类频道 > 读书/文化 > 正文

碧波荡漾达开湖

2018-05-08 11:25:41 来源:贵港新闻网-贵港日报 网络编辑:谭倩华 作者:宋显仁

我们坐在一条小型机帆船上

碧波荡漾的达开湖,四周群山起伏,林木青翠,湖光山色令人目不暇接。

那些山岭是狮子岭、白虎顶、天史顶、雷阵顶、福六岭、顶门楼,是白花山、云雾山、高见山、利快山、六刨山,是观音山、灯勾山、王殿山……它们千姿百态、各具神韵。

我们坐在一条小型机帆船上,任凭船老大把船开到湖的每一个角落。几十公里的水路,几十公里的清风扑面,我只坐在船头看风景。

看蓝天之下的碧水如镜,波光潋滟;看鱼儿跳跃,水鸟飞翔,每一个视角都是一幅山清水秀的山水画。

看眼前的清波荡漾,看荡漾的清波延展成岸上的林海波涛,看林海波涛随峰峦连绵起伏到天边。看红砖青瓦掩映在无边的青翠碧绿之中。

看朋友们情不自禁地把手伸到船舷下,像船桨划开清波,划出洁白的浪花。也看他们开心的笑容,那笑容就像水鸟一样在清碧里上下翻飞,翻飞成岸上盛开的野花。

我们坐在一条小型机帆船上看风景,看碧空之上,云卷云舒;碧空之下,一湖百岛千山秀。达开湖,以盛大的胸怀包含我们,欢迎我们,厚爱我们!

浪漫情人岛

碧波荡漾的湖面中间,有一个“心”字形小岛——情人岛,谁起这么个好听而浪漫的名字?

茂盛的松树林间,小路在草间蜿蜒,随处可见的野花自在地芬芳着。那是娇美的野花,让人怦然心动的野花,寂寞无主的野花。

谁曾在这儿呼吸过野花的芬芳呢?松树底下,谁留下这些烧烤工具?那些炭渣似乎还温热。

美丽的、浪漫的情人岛,我仿佛看到曾经烧烤的人,炉火映红他们青春的脸庞;他们的情话也像炭火上的烧烤,香味越来越浓;

轻风越来越轻,炉火却越烧越旺,爱情的香味在山清水秀中弥漫。青春的人儿,红扑扑的脸颊,眼睛里闪着湖水一样明净的亮光。从群山深处传来的阵阵松涛,仿佛和着他们心跳的韵律……

而鸟儿在树顶上欢叫着,透过树顶上的枝叶,可以看到如洗的碧空,一切都美得让人心醉。

那帮村

沉下去了,那帮村!1958年修建达开水库时沉下去了,翼王石达开的出生地奇石乡那帮村,沉没在50米深的水库底里了,沉下去了的,还有他的故居!

沉下去的,还有他当年走过的乡间小路,还有小路上的野草闲花,小路两旁挺立的乔木和灌木。还有野草中的虫穴,树上的鸟巢。

沉下去的,还有从龙山盆地深处走来的马来江,少年石达开捞过鱼、摸过虾的马来江,江边的青石,那些青石也是浣衣石。

沉下去的,还有渡船口,修渡口时年仅九岁的石达开就以一家之主的名义捐钱1000文。沉下去的,还有少年石达开的练武坪,还有他坐下来看书的桌椅板凳……

我从小型机帆船上走下来,沿着铺满桉树叶的台阶走到山坡上,走到“翼王石达开故居遗址”碑下,回望碧波荡漾的水库,我知道,沉下去的,是那帮村。可从不曾沉没的,是石达开的正直耿介、英雄气概和传奇色彩!

钓鱼的人

波光粼粼的达开湖,是无数条鱼儿的家。它们在清澈地游来游去,脸上写满着笑意。它们有的也调皮,连鱼钩子也敢咬。

春日里的达开湖,我看到过“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清秋里,我品味到这样的秋意:“一蓑一笠一扁舟,一丈丝纶一雨钩。一曲高歌一樽酒,一人独钓一江秋。”

月色下,在湖边吹风,我想起了司空曙的《江村即事》:“钓罢归来不系船,江村月落正堪眠。纵然一夜风吹去,只在芦花浅水边。”

达开湖里钓鱼的人,他们钓的大多不是孤单和寂寞,而是一种闲情,是一阵阵清风,是一缕缕阳光,是一片片月色,是湖水一样的安宁。

我看到过钓鱼的人,他把钓了的小鱼放回水里,钓得多时只留下部分,其余也放回水里,他钓的是达开湖的宁静和澄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