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类频道 > 读书/文化 > 正文

“天”原来只有“头顶”那么高

2018-04-10 08:54:51 来源:贵港新闻网-贵港日报 网络编辑:谭倩华 作者:徐 强

编者按:南北朝时期梁朝人周兴嗣编写的《千字文》,是我国经典的蒙学课本,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精华,被多家出版社列入现阶段“新课标小学语文阅读丛书”“中国传统文化教育全国中小学实验教材”目录。

徐说 《千字文》 是贵港日报社、贵港市图书馆、贵港市作家协会重点打造的品牌栏目,由贵港市作家协会主席、贵港日报社副刊部主任徐强撰稿,每期讲解一个字,每一章节串讲内容。从本期起,本报将陆续连载徐说《千字文》,敬请关注。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

同学们好,欢迎收听《说文解字》。今天我们学习的字,是《千字文》里的第一个字,“天地玄黄”的“天”字。

在甲骨文里,“天”是象形字,像正面站着的人,而且头很大,像一个方形。后来经过字形的演化,变成了现在楷书的“天”字,由“一”和“大”组成。

“天”字最初的含义,指人的头顶。人的脑袋或者脑袋顶部的骨头为什么叫“天灵盖”呢?就是从“天”字的本义而来的。

明代医学家李时珍在《本草纲目》里说:“人之头圆如盖,穹窿像天,泥丸之宫,神灵所集,……故有天灵盖诸名也。”这是把人的头颅比喻为天空,天上有宫殿,宫殿里边住着神灵,所以人的头颅称为“天灵盖”。

东汉语言学家许慎在《说文解字》中指出:“天,颠也,至高无上。”人的身体最高的部分称为“天”,就是头顶,由此引申出自然界最高的部分也称为“天”,就是天空。

天空浩瀚无边,波云诡异,充满神奇和未知的领域,也激发了诗人无穷的想象力。比如现代文学家郭沫若《天上的街市》:“远远的街灯明了,/好像闪着无数的明星。/天上的明星现了,/好像点着无数的街灯。//我想那缥缈的空中,/定然有美丽的街市。/街市上陈列的一些物品,/定然是世上没有的珍奇。//你看,那浅浅的天河,/定然是不甚宽广。/那隔着河的牛郎织女,/定能够骑着牛儿来往。//我想他们此刻,/定然在天街闲游。/不信,请看那朵流星,/是他们提着灯笼在走。”这首诗,描绘了一幅宁静祥和的海市蜃楼画卷,也表达了诗人对自由幸福的美好生活的向往。

上古时代的人们,相信天上住着神仙,是大自然的主宰,“天”因此被赋予了人的色彩,具有喜怒哀乐、七情六欲。清代诗人龚自珍在《己亥杂诗》中写道:“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这里的“天公”,就是有生命的天神,被诗人寄予了空降人才、改变社会的厚望。我们平常所说的“老天爷”这个词,也是从“天公”演变而来的。为什么是“老天爷”而不是“老天婆”“老天娘”呢?因为历来只说“天公”,而不说“天婆”“天娘”。

人们从观察天象变化、自然规律中,感悟出生活的哲理,因此,古老的经书《周易》有“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的说法。天体运行刚劲强健,人应取法于天,不屈不挠,自强不息。这是一个人立足于社会,也是一个民族立足于世界的强大精神力量。

好了,今天我们就聊到这里,感谢大家的收听,下期再见。(讲课音频请扫码关注贵港宣传、贵港日报微信公众号)